【博物说】藏在陶楼里的古人安居梦 | 汉代陶屋

中国人对房子有着跨越千年、超越生死的执念。

 

早在八千多年前,我们的祖先就开始了建造居所的实践,并逐渐从半地穴式、干栏式房屋开始了定居生活。

 

到了秦汉时期,古人用木石书写了更辉煌灿烂的建筑史话:“廊腰缦回、檐牙高啄”,“复道行空、不霁何虹”……中国的建筑艺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,但不论雕梁画栋的艺术何其高妙,建筑们始终都没有脱离“居住”这一基本功能。

 

汉家楼阙

 

由于年代久远,汉代存世的地面住宅已难觅踪迹,但经由文献记载、汉画像石、汉画像砖,以及仿照现实生活制作的模型明器,尤其是立体的汉代陶楼,我们仍然可以探索汉代建筑的奥秘、探寻秦汉古人的建筑智慧,同时,也能窥见古人的生活情景、想象他们丰富多彩的世俗生活。

 

汉代陶楼

 

陶楼是流行于两汉的一种明器(即冥器,随葬品),是汉代人跨越生死的安居梦的直观表现。

 

两汉时期,中国国力昌盛,社会厚葬之风盛行。汉武帝“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”,整个社会都尊崇儒家的思想,尊崇以“孝”齐家治国的道德观念,还产生了“举孝廉”的选官制度。于是,上行下效,社会兴起了一股崇孝之风。“孝廉”的认定标准不局限于生前的悉心侍奉,更重要也更易于衡量的其实是死后丧葬的厚重程度。《后汉书•光武帝纪下》中有记载:“以厚葬为德,薄终为鄙”。

 

有钱人家不惜财力,随葬品照搬现实生活中的全貌,模型明器涵盖了墓主人生前生活的方方面面,既有“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院落、亭楼、坞堡、水池、水田、舟船、仓廪、井、灶等”,也有“墓主人生前的男女侍者、从事各种生产活动的劳作者、保障庄园安全的部曲坞兵和宴饮歌舞时的乐伎艺人等”。

 

普通人家则将对死者死后生活的祝福寄寓在了随葬的明器中,祈愿死者能在死后受享那些生前未能享有的东西,如各种高楼、成套生活器具等,即使生前住不了这么豪华宽敞的房屋,也希望死后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能有房屋几间(最好再有良田几顷),以免受冻馁之苦。

 

同济大学博物馆馆藏

 

同济大学博物馆馆藏了一批汉代陶楼,乃校友王离先生捐赠,保存完好,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。

 

这一曲尺式陶屋,内设天井,二楼有一妇人推窗而望,惟妙惟肖。

 

 

这一曲尺式陶楼阁,亦有人推窗而望,不知楼上人是否正在呼唤楼下人?

 

 

陶屋的周围还养着牛、羊、小狗等家畜,可见汉代的“财产”范围是多么广泛。

 

 

还有干栏式陶屋

 

 

陶屋上还有彩绘装饰,可见古人对随葬品也一丝不苟、极尽细致。

 

 

汉代陶楼

 

 

正在劳作的农妇

 

同济大学博物馆馆藏

 

可见,古人们对房屋住所的重视,并不亚于当代人。他们希望有一屋可以避寒、有一屋可以为家。生前有所得,便希望死后继续享有;生前没能得,便祝福死后能够拥有。

 

这种对住所的重视,延续了两千多年,至今也还活着。比如,在对死者的祝福方式上,至今还有很多人相信,纸屋、纸钱,以及纸衣服、纸车等烧了之后,是能被逝去的人所受享的。所以在一些农村,用纸做的各种殡葬用品还在继续,纸屋越造越宽敞,源于现实又超出现实。

 

这是一种特殊的寄寓。

 

不论是汉代陶楼,还是当代的纸屋,变的是材料,不变的是中国人对另一个世界生活的祝福与希冀,不变的是人们生前逝后对“居有所”的执着追求。

 

文字  山风

编辑  山风

责编  博物馆

© 2013.同济大学图书馆版权所有
建议IE7.0以上、Firefox、Chrome、Opera 浏览器